記得剛到溫哥華那二年,有時候連作夢都會夢到逢甲的大雞排和石榴紅茶。
偶而還會為了要吃台灣口味的麵包,而和鄰居媽媽一起去很遠的地方買。
端午一定要買粽子,中秋一定要吃月餅;
這些在台灣的時候從來也沒特別喜愛的東西,一到了異鄉,卻是格外好吃。

漸漸的,我也慢慢被多元的溫哥華所同化;
精緻的港式早茶,大排檔的港式午茶;
吃完會渴很久,但是又很好吃的韓國辣烤肉飯;
大塊又新鮮的生魚片,雙層的起司漢堡;
我也會很驕傲和在台灣的朋友介紹,美食在溫哥華。

現在回到了台灣,雖然公園號的酸梅湯還是和以前一樣,
偶而在很熱的時候,會想要來杯涷奶茶。
南機場的甜不辣也是很讚,但很冷的時候會想叫個夠味辣豬骨湯來配白飯吃。

對於食物的思念,應該可以表達出一個人對某一地獨有的感情吧?

講到這個...
我還是想來一杯double double,加三個草莓tim bits。

圖解:告別溫哥華
2005-01-02 21:06:25

2年後的ps:照片中的二對情侶都分手了,這難道是一張被咀咒的照片嗎?

全站熱搜

tun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