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二個星期連著上了二門課,

都是給社會人士進修用的課

 

巧的是,講課者都是我大學時期的老師;

於是我再度拿出跟著我的南征北討的百戰鉛筆盒,

背上我的書包,回到學校上課去囉~

 

第一次去上課,當我坐定,

拿出我的超大鉛筆盒,計算紙,計算機,把史塔巴的隨行杯擺定,

就等著老師來上課,

此時左右張望一番,

左邊的小姐拿出NB一台,

隔壁的先生也不甘示弱的拿出小筆電一台,

後面的先生滴滴的點著PDA,

哇~我的計算機,筆計紙和各色鉛筆根本是一整個大大的弱掉。

不,何止是弱掉,根本是一整個大虛!

 

不過上了幾個小時過去,我實在一整個很怒,

因為不知道是誰的電話一直在響,

居然還可以聽到「我在上課,等一下打給妳的竊語聲」。

話說,響一次已經很扯,

就算不是自己的電話,也該突然驚醒的想到

「啊~拎背電話好像也沒關」

不管下一次是不是同一個人,

六個小時的課,幾乎每個小時都發生同樣的事。

 

很瞎但是必然的是,

我去上第二的課的時候,雖然不是在同一個地方,

但是電話聲還是像金魚屎般的黏上來了~

 

其次,因為第一門課在大學裡上,

所以學校有offer我們停車證,

話說一個60公頃的大學校,裡面至少畫了幾百個停車位,

是有必要一定要把車停在教室的大樓門口,

而且那裡並沒有畫格子~

 

總是在想,如果可以多尊重別人一點,

不要老是只想到拎背方便就好,

科技就不會變成阻礙生活的工具吧。

 

今天為什麼會寫出這麼沒創意的文章,

因為下課後頭昏昏,肚子又很餓,

搭火車時看錯月台,

買完了便當,剛好第二月台的自強號也進站了,

今天又穿高跟鞋,眼看是怎麼樣也來不及跑過去,

直接殺去退票, 

還好台鐵的阿伯讓我退,

但是在退票的時候,剛好下一班的莒光號也開進來了~

(謎之音:為什麼莒光要黏自強黏的這麼緊?)

只好倖倖然買了一個小時之後的自強號,

因為大怒,就去摩斯吃漢堡,

打發時間之餘,寫了這篇亂七八糟的文章。

 

對了,那個鐵路便當咧?

我這麼勤儉持家,當然不可能丟在台中;

帶回來當晚餐了,

好吃~


 

tun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