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西門站等公車回家的時候,一個老太太緩步接近我,用有點不是很清楚的聲音問我:
小姐,這是2X9嗎?(手指著公車站牌上班號)
我:是啊,這是2X9,妳要搭去那裡?
老太太:中和。

語罷,老太太又慢慢的走到後面去坐在椅子上等車。

非週末的下午,公車格外難等;在左顧右盼等公車的時候,恰巧又看到老太太站起來看,這時候我才看清楚老太太穿著補過但是又破掉而且不合身的褲子和太大的上身,也許是撿拾來的二手衣。說實在的,這時候的我是一陣憤怒從心裡狂掃而過的。

沒幾天前才聽到新聞說要提高低收入戶申請補助的標準;我沒仔細研究內容,只隱約記得要把已出嫁的女兒和己成年但就學中的子女列入勞動人口。(所以這個時代努力上大學的三級貧戶之子會變成家裡申請補助的負擔,)然後健保又要漲價,M型社會結構的新聞吵的沸沸洋洋...

就在我覺得好們好像真的很貧窮的時候,居然很KUSO的聽到政府一下子花了2000萬幫機場換名字...我真的很想問,請問那個牌子有幾個人會去看?(這十年來不知道去了幾次機場,說真的,我還不知道那個招牌在那裡)JFK機場有改名成NYC嗎?然後又一句“沒人知道TTY”馬上又把Taoyuan的牌子改掛上去,機場改了名,外國觀光客就會比較多,搞不清楚Taiwan, Thailand的人就會突然認識台灣了嗎?這幾千萬別說是拿來換跑道,就算是修機場的廁所,還是修漏水,都會比換那個招牌有效益吧。

然後再來更扯了,為什麼國營企業要花好幾億來改名子。什麼燈節要花1.5億做個山豬大燈籠,(連我住在嘉義的朋友們好像沒人去看),我們己經有錢到錢沒地方灑了嗎?路上還有人沒衣服穿沒飯吃,偏遠地區的小朋友不能上學,因為學校沒有經營效益所以被教育部關了;運氣好的,還有學校唸,但是也沒錢吃營養午餐。這幾十億拿來給小朋友吃飯不行嗎? 

當政府忙著換招牌、拆圍牆、開晚會的時候,有人想到社會邊緣沒飯吃的人嗎?還是這是台灣新解的「朱門酒肉臭,路有涷死骨。」

不要再告訴我什麼民族尊嚴的重要性,請先去讀Maslow的理論。你的人民不要求穿Dior的外套,他們基本的要求只要吃的飽,有房子住。談12年國教的必要性之前,先讓小朋友有能力寫一篇基本的、大家都看的懂的文章再說。有了敎育再來說自己的認知;之後我們再來聊要怎麼有尊嚴的活下去。

今天沒搭上2X9,因為2X2先來了,但是我還是很憤怒....

圖:準備花個幾千萬拆掉的圍牆...怒~ 

2007-03-16 18:20:3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unwei 的頭像
tunwei

換日線

tunwe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